瑞彩网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13 年了,谁敢再嘲她傻白甜?

发布日期:2022-12-03 20:33    点击次数:182

2022 年,内娱姐弟恋遍地开花。

貌美能干的优质姐姐,与各种狼狗、奶狗、土狗陷入纯爱。

不管人设和年龄差怎么变,拉近一看,它们身上都有台剧《败犬女王》的影子。

单无双,三高女性代表——高学历、高收入、高年龄。

相比谈恋爱,她对工作更加狂热,为了抢头版头条可以不眠不休、不择手段。

但对于女人来说,工作强势 = 不讨喜,于是 " 大龄未婚 " 成了她被攻击的阿克琉斯之踵。

因为 33 岁还未婚,单无双要在狐仙庙被妈妈鞭笞 30 下,乞求神明原谅;

圣诞夜聚会,同事请人整蛊她,被小年轻当众叫老女人 ......

虽然荒诞又浮夸,但很真实地揭露了一种思维定式:

不管女性多优质,她的最终价值是由男人决定的。

无双受辱后,25 岁的卢卡斯出场英雄救美。

他用一个吻,替无双解围。

还暖心宽慰她:" 你值得被真心对待。"

他聪明帅气、体贴专情、又有正义感,像骑士那样帮助无双抵挡来自外界的恶意眼光。

这段相差 8 岁的姐弟恋,轰轰烈烈,在台偶序列里独占一席。

回过头看,《败犬女王》其实不乏俗套的地方:比如男主男二都太过完美,女性的困局终归要靠真爱解救。

从本质上说,仍然在用男人的喜爱来反证女主的可贵。

但这部剧有意义的地方在于,它体现了女性的观念进步。

内娱姐弟恋总喜欢以结婚收尾,仿佛这样才能证明姐弟恋不是耍流氓,和其他恋一样应该被世俗接纳。

但 13 年前,单无双拒绝了卢卡斯 12 次求婚,选择继续享受当下的生活。

这个结局在当时来看不失为前卫——

女人要真爱,但不一定要婚姻。

从头至尾,无双都没有脱离 " 大龄单身女性 " 这个群体,而是真正释然与接纳了自己的年龄,继续用自身光芒对抗社会偏见。

败犬这个词,最早出自日本女作家酒井顺子写于 2003 年底的畅销书——《败犬的远吠》,意思是女人过了适婚年龄还没嫁人就有如丧家之犬。

2007 年," 剩女 " 这个词条被收入教育部发布的《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 意指高学历、高收入、 27 岁以上仍在婚姻上得不到理想归宿的女性。

所以拍摄于 2008 年的《败犬女王》,紧紧扣住了当时剩女羞辱的时代氛围,并作出了有力回击。

也意味着台偶不再沉浸于王子公主的童话叙事里,迈出了现实主义的一步。

至此我们可以说,台偶终于成人了。

继 " 败犬 " 之后,台偶又向我们输出了 " 初老症 " 这个流行词。

《我可能不会爱你》,从程又青的 30 岁开始说起。

30 岁生日那天,程又青反击死党李大仁那段气势如虹的台词,帮轻熟女性深出一口气——

我的 30 岁叫人生的高潮

那代表了我终于远离了傻不愣登、幼稚无知、荷包扁扁、老是被男人骗的智障岁月

我不需要祝福

因为我本人就是上帝带给这个世界的礼物

跟单无双一样,程又青也是一个骄傲不好惹的女主,浑身都是攻击性。

人生学会的第一句话是 " 不要 ",三岁就对穿什么很有主意;

高中带领全班女生团结起来,保护卢辛蒂不被臭男生欺负;

上大学,又联合女生检举性骚扰的男老师。

她眼里揉不得沙子,像一个现代版的侠女。

这样的程又青却成为 " 烂男人吸尘器 ",被 gay 骗,被丁立威渣。

一旦谈恋爱,她就丢掉了一贯的理性和自我。

有人不解,为什么程又青看男人的眼光这么落伍?

但正是这一笔,让程又青区别于那些假大空的独立女性人设,成为一个有成长弧光的活人。

独立女性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她必须不断跟传统观念所塑造的强大 " 本能 " 做对抗,才能完成最终的转变。

up 主香芹又青了对此有很精彩详尽的分析

丁立威代表了女性的霸总幻想,而李大仁意味着细水长流的了解、尊重和支持。

从丁立威走向李大仁,就是程又青在爱情观上成长的表现。

李大仁,懂得她的好、她的特别和她的矛盾。

只有在李大仁面前,程又青才可以完全做自己。

都说 " 千年修得李大仁 "。

他身上没有所谓的传统男性气概,展现出来的是对女性强烈的同理心。他温柔包容、低调踏实,某种程度上,投射了新时代女性对男性的另一种美好幻想。

也难怪有人辣评:现实中的李大仁只会是弯的。

程又青和李大仁总是不断错过,很多观众喜欢代入各自男女友视角,批判两人茶香四溢。

却没看这份纠结,恰好体现了女性在爱情中艰难的自我认同。

想做自己,又怕自己不可爱。

编剧徐誉庭用她细腻的女性视角剖开了 30+ 独立女性的矛盾心理,又用温柔的人物与故事展开,包裹了这种矛盾。

她告诉我们:女人不必可爱,也值得被爱。

剧中,林依晨哭起来依稀可见袁湘琴的影子。

从可爱鬼到大女人,林依晨身上足以照见台偶女主的质变与跨越。

2011 年的《我可能不会爱你》,是台偶最后的高光时刻。

用金钟奖大满贯、台湾年度收视第一,给台偶的黄金十年画下了完美句点。

从此之后,台偶沉寂多年。

由于制作成本低廉,类型单一,不管台湾本土还是大陆市场,都被《甄嬛传》这类古装巨制完全抢去风头。

直到 2016 年《植剧场》诞生,台剧开始了转型自救。

王小棣、蔡明亮、陈玉勋等金牌编剧主导,力邀杨丞琳、吴慷仁等金钟视后视帝加盟,力推 24 位实力派新演员(其中最知名的就是许光汉),主打精短的单元剧。

《植剧场》不仅改造了台偶气质,也助力台湾的电视剧在审美上进一步升级,为 2019 年台剧的集体爆发打下了人才基础。

由于偶像剧的多年积累,《植剧场》最出圈的还属杨丞琳主演、徐誉庭编剧的《荼蘼》。

用台偶配置完成了现实向女性剧的华丽转身。

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重头来过,但如果你的人生可以同时有两个选择呢?

郑如薇与男友汤有彦相恋多年,面对千载难逢的升职机会,留在台湾还是去上海?

方案 A 中,郑如薇去了上海,她如愿以偿成了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却与汤有彦渐行渐远;

方案 B 中,郑如薇留了下来,当牛做马伺候全家,变成了庸庸碌碌的家庭主妇。

《荼蘼》用平行时空的方式,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交叉并置在一起。

好像不管怎么选都会后悔,都有遗憾。

更现实主义的一点,还在于男主的人设。

没有骑士卢卡斯,也没有男闺蜜李大仁,汤有彦只是一个没钱、能力也不够的普通男人。

因为孝顺,要背负家庭的重担,但也懦弱,最后总是让如薇做牺牲。

现实中,哪来那么多保护你、力挺你的男人,多的是,以爱之名绑架你还看不见你付出的男人。

对如薇心存爱意、满腹愧疚的汤有彦,已经是对普遍现实的美化。

即便如此,《荼蘼》没有妄下断论:方案 A 是所有女人的正确选择。

它用一个光明的尾巴,鼓励所有女性在各自的选择里勇敢往前。

哪怕伤痕累累,也可以把生活过成正确答案。

或者说,不要害怕选错,人生永远有下一个花季。

最重要的是,不要对人生失去期待和希望。

从林依晨到杨丞琳,我们见证了台偶傻白甜脱胎换骨后的样子。

我们哪能想象,昔日的可爱笨蛋有一天能演得我们泪如雨下,戳中熟女心声。

生动地说明了:

演技这种东西,不能仅靠演员自身开悟,更需要好剧本帮他们破茧成蝶。

从《败犬女王》到《我可能不会爱你》再到《荼蘼》,台剧女主越来越独立,也越来越复杂。

一步步呈现女性在性别意识和爱情观念上的进步。

2019 年的《俗女养成记》,对女性的刻画更加抓人,也将女性剧升华到了人生剧的层次。

女性剧大都局限在事业还是家庭的选择题上,但陈嘉玲纠结的远不止这个。

人到四十,工作看不到前途,结婚又临阵退缩,不管哪个选项都给不了她安慰。

她身上有个更加宏大的命题——人应该怎样活着?

或者更具体一些——普通人应该怎么活着?

在台北没法立足,又不想依靠富二代男友,在一事无成的中年危机中,陈嘉玲灰溜溜逃回了台南老家。

虽然少不了鸡飞狗跳,但家还是像港湾那样接纳了她所有的失败。

回到生命的原点,有关生活的本质,在她眼前逐渐清晰起来。

小时候,陈嘉玲的愿望是当一个贤惠的家庭主妇。

因为恩爱的爸妈、温暖的家庭,让她对结婚生子持家充满了美好的幻想。

但再温馨有爱的家庭,背后也有裂隙和不堪。

终生未婚的姑姑,被家暴的表姐,老来出走的阿嬷,差点被出轨的妈妈 ...... 向她徐徐展开婚姻的另一面真相。

身为男性楷模的爷爷和爸爸,也逐渐打破了完美假象。

以前怕什么,现在的陈嘉玲就做什么。

买下童年的鬼屋,装修成自己的房子;跟发小蔡永森求婚,生下了意外怀上的女儿;然后在老家干着一份普通的导游工作。

她用童年汲取到的善意与温良,直面内心的恐惧,直面成年后的难题。

在看清生活的复杂本质后,依旧选择相信爱,拥抱平凡。

在我看来,这个结局并不是无奈的和解,而是充满力量的 " 未完待续 "。

真实的生活不是中产阶级的 T 台,女性不必被各种光鲜自我绑架。

做一个跌跌撞撞向前冲的俗女,未尝不是人生的胜利。

这么多年来,台剧女主伴随我们一起成长。

从善良天真的傻白甜,慢慢进化到复杂写实的普通俗女。

她们就像所有女孩的姐妹,握住我们的手,让我们在年龄焦虑、婚恋焦虑、成功焦虑中,探索自己并相信明天会更好。

评论里和院长聊聊——

哪位台剧女主身上有你的影子?哪部台剧又狠狠戳在了你的心巴上?





Powered by 瑞彩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