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彩网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IPO雷达|智慧停车场科拓股份再闯科创板一波三折,现场督导发现问题重重

发布日期:2022-08-12 20:56    点击次数:64

记者|张乔遇

我国“停车乱、停车难”等问题仍长期存在,在此需求下,催生了智慧停车场相关服务。

近日,一家主营业务为智慧停车管理系统的厂商厦门科拓通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科拓股份),正处二次递交IPO上市申请审核中,西南证券为保荐机构。

公司主要从事智能停车管理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提供智慧停车运营管理服务。

科拓股份的上市之路可谓艰辛,早在去年5月就曾第一次递交科创板上市申请,当期由于需要更新财务资料而主动撤回IPO审核。2021年11月恢复上市审核,随后又受到金杜律师事务所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影响而中止上市审核;今年3月才重新恢复上市,但因财务资料过期再次中止;直至今年5月,科拓股份更新后的财务资料才重新受到证监会受理。

公司在抽查现场督导中被发现了不少疑点,包括合同收入确认日期遭遇签订日期,与客户共用商号,利用亏损公司避税、通过内部关联交易定价安排增收等问题,收入增速不足,应收账款大额逾期现状下,科拓股份能否破局?

现场督导发现问题重重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科拓股份在现场督导过程中遇到的问题重重,涵盖销售合同、关联关系、业务收入确认以及估值等多个方面。

现场督导发现,公司存在162份销售合同的发货日期早于合同签订日期,其中跨度最大的销售合同的首次发货日期早于合同签订日期长达199天。不仅如此,科拓股份还有296分运营类合同收入的确认日期早于合同过审日期,占相关合同的比例为8.98%。

对此,深交所二轮问询要求公司说明发生该情况的原因。而公司只表示由于手工录入合同过身日期时存在误差导致,并已启用新的合同审批系统。

有意思的是,科拓股份还出现了与客户共用商号的情况。需要指出的是,科拓股份取得的是“科拓”、“速泊”或“舒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但公司还有25个客户的曾用或现用名中包含“科拓”、“速泊”或“舒泊”等商号,另科拓股份报告期的客户和供应商沈阳建安在2014年至2021年期间长期使用公司“科拓”商号。并且公司的多个销售子公司负责人为前述客户的历史股东、法定代表人或与前述客户的董高监存在亲属关系。

对于部分客户、供应商在其公司名称中使用“科拓”、“速泊”或“舒泊”等字样的情况,公司解释为自身在智慧停车领域具备一定知名度,部分客户使用该名称便于自身业务开展、销售停车管理设备。

此外,公司还存在实控人通过亏损公司低价入股高价转手的“合理避税”情况。

根据当时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2011修正)》第三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和其他所得,适用比例税率,税率为百分之二十。”

根据当时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第五条,“企业每一纳税年度的收入总额,减除不征税收入、免税收入、各项扣除以及允许弥补的以前年度亏损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

为了规避转让所涉税费,2014年11月,公司实控人黄金练安排自己持股100%的亏损公司铭品餐饮管理(苏州)有限公司630万元认购科拓股份新增注册资本122.22万元,当时对应的估值水平约为0.63亿元,低于同年9月股权转让对应估值1亿元。

2014年12月,铭品餐饮将持有公司的6.53%的股份作价1633万元转让予华犇创投、将其持有公司3.47%的股份作价867.5万元转让予余云辉,转让对应的公司整体估值水平约为2.5亿元。

通过内部关联交易定价安排增收

2019年至2021年,科拓股份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包括智慧停车管理系统、智慧停车运营管理系统、人行道闸系统以及其他衍生业务。公司对于智慧停车管理系统业务采用直销为主、经销为辅的销售模式;对于智慧停车运营管理服务业务及其他业务采用直销模式。

图片来源:招股书

智慧停车概念提出后,一直在政府支持下逐步发展,但发展缓慢。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2022年我国智慧停车市场规模将达200亿元,目前整体还未得到大规模应用。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报告期三年,科拓股份的复合增长率只有17.61%,作为创业板IPO公司成长性略差。

目前,我国停车市场痛点仍难寻找到突破口。一方面不同城市对于停车看法有所不同,部分合规部门认为停车位要严格限制,以此抑制需求,但很多开发商还有加大停车位建设的需求;另一方面我国车库产权分散、容量小、对外开放积极性不高;此外,停车市场还面临设施缺乏,价格偏低等情况。

需要指出的是,科拓股份还存在通过内部交易方式增加漳州鑫科拓收入和利润规模以满足相关产业政策的情形。

公司于2018年12月25日设立全资子公司漳州鑫科拓,设立原因是为了响应漳州高新区管委会产业配套政策。

并陆续招聘或将总部研发骨干人员、业务人员调至漳州鑫科拓,组建其经营团队。同时科拓股份对内部交易作出新安排,2019年起将原公司向福建速泊信科和福建速泊停车供货,改成公司先向漳州鑫科拓供货,之后漳州鑫科拓再向福建速泊信科和福建速泊停车供货。

报告期内,科拓股份母公司向其全资子公司漳州鑫科拓的供货价格按照成本加成1.5%确定,向其他子公司的供货价格参照经销商结算价格确定。

漳州鑫科拓向科拓股份全资子公司福建速泊停车、福建速泊信科的供货价格按照经销商结算价格上浮15-20%确定。

公司通过内部关联公司的交易定价安排,增加了漳州鑫科拓收入和利润规模,从而满足漳州鑫科拓的税收任务。漳州鑫科拓作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且适用25%所得税税率,母公司和漳州鑫科拓的内部交易导致了税负转移但并未因此少缴税。

大额应收账款逾期

2019年至2021年,科拓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42亿元、5.61亿元和7.19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618.03万元、6894.48万元和8396.99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科拓股份收入“水分”较大,报告期账上应收账款逐年攀升,分别为1.99亿元、2.73亿元和3.67亿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5.13%、48.75%和51.06%。同时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从2019年的72.07%下滑至2021年的69.35%。

报告期,科拓股份前五大客户客户包括龙湖集团、万科集团、中海集团及中国建筑等房地产公司,以及财付通及关联公司、腾讯科技等。

因此,公司收入回款受到国家对房地产行业整体采取较为严格限制的融资政策影响,房地产企业的现金流受到一定影响,同时2020年爆发的新冠疫情也严重影响到了客户的资金流,导致科拓股份部分客户出现财务困境、债务危机甚至破产等情况。

其中,逾期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6761.16万元、9247.61万元和1.37亿元。报告期各期,公司逾期的应收账款占比均处于30%-35%之间,且逾期应收账款的期后回款比例从2019年的66.33%下滑至2021年的25.27%。而收入比例最高的智慧停车管理系统及人行道闸系统也是逾期金额比例最高的业务。

公司表示,若出现重大应收账款不能收回、出现较大金额的坏账损失,将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产生不利影响。





Powered by 瑞彩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